为爱烧起的热量驱动的心。
linglinge.github.io备用档
提问箱是开的,欢迎找我唠嗑!

全系列五集终于完结啦!鉴于义仁私货我夹了不少,厚着脸皮LOF也发一份。请戳BV1d8411E7go 或是图片二维码查看第一集!三个压马路的老朋友突然接到了金主爸爸开着阿帕奇直升机带来的赚外快机会,她们的朋友因为撞死一只猫被送进了医院精神科??

===

《克苏鲁的呼唤》七版规则+大量村规+KP口胡+魔改模组+KP的事业猫+KP喜欢的同人角色秀恩爱炖的一锅粥,感谢亲爱的朋友们,爱你们!

模组:《昔人不逝》

KP:铃

PL:星野,小雪,雪莉

视频制作:铃

制作软件:活字引擎

软件介绍:BV1ce4y187Lv

软件作者:@狸子Neazle

软件群:1132302303......

为《雪路》配曲的几首音乐

说实话我在写这篇的时候根本没听音乐,因为它的氛围是寂寥、孤独、在漫长的旅途中只有黑白两色的一个故事。但还是把几首我觉得很合适的音乐介绍给大家。

哎,那道路!Эх, дороги!

Эх, дороги...

哎,道路呵……

Пыль да туман,

尘雾弥漫,

Холода, тревоги

到处荒草、风雪

Да степной бурьян.

动荡而不安

Снег ли, ветер

这严酷的天气,

Вспомним, друзья,

我们将常常怀想

Нам ...

【2022义仁圣诞24h/24:00】雪路(德国/俄国革命AU,义仁)

在舞台的中央,有我们的主角。这两个旅人,是从莫斯科走到柏林的。走了多久呢?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八日出发——一九一九年一月十五日才到,足走了五十七天!是怎么走的呢?如果遇上客车,就在车节处颠簸着倚几站路,如果遇上货车,就和打捆的枪支还有麻布挤几站路,如果连这样的空都没有,就坐在车顶上,如果连车顶都没有,就拿脚一步一步地走。睡在无人的破木屋里,吃那些埋在雪里的枯黄的野菜,手指冻得像是鲜红的血包。从莫斯科到斯摩棱斯克,从奥尔沙到柏林,一千多公里的路都是这么走过来的。他们进到柏林城里,夜已经深了,柏林正在一场悲壮的起义的最后关头。他们仰起脸,用冻得发麻的眼睛望着眼前的城市,只觉得它像是用灰色的、揉皱的报...

\^o^/

转载自:金色飞贼(顿河版)

【悲惨世界】曲线(义仁,原著时间线)

短打,安灼拉学画画。


===


“不会持续太久的。”弗以伊说。


“你指什么?”安灼拉问。


“我指你对绘画的热情,不会持续太久的。”弗以伊笑道,他从大贝壳里用排笔又沾了点青色,给扇面用胶水粘在垫板上的边缘补色。


他们坐在缪尚后厅最敞亮的一扇窗下,画画。安灼拉拿的是弗以伊打样用的炭笔,弗以伊补完色就换用最小的排笔沾了带金粉的颜料。他从颜料干透的那一侧落笔,沿着弧形的扇缘画出一弯又一弯的金色藤蔓,目光顺着藤蔓走,就像是步入了某种漩涡构成的迷宫一般,扑面而来的是丛生花枝和莓果,停留蝴蝶和雀鸟的浪花,一波又一波,很快就随着他灵巧的动作铺满了整幅扇面。而安灼拉面前的白纸依然是白......

  2022年圣诞节主题创作活动,主西皮为《悲惨世界》义仁,即安灼拉/公白飞,斜线无意义。创作不限题材和体裁,暂定东八区时间2022年12月25日零点开始,平台为Lofter,也欢迎在其他平台同步发布。

  欢迎有兴趣参与创作的朋友加啾啾号1937569171,拉你进群!

【悲惨世界】决斗助手的迅捷剑·番外(原著时间线,友谊向)

Il y avait dans Courfeyrac un paladin,在古费拉克心里蕴藏着一位圣骑士。

来继续扩展我的原著时间线宇宙和ABC的家族史!依然是全员排列组合快乐友谊向(如果你看到了任何引发遐想的内容请说服自己这真的是友谊向)依然涉及大量私设,大量原著犄角旮旯里的角色打酱油,大量OC以及大量OC和原著角色的感情纠葛。依然,请不要把私设和我们瞎编的内容当作雨果官设或是严肃参考误用(合掌)

全文存稿,放心入坑。

===

1、


反复无常。一个声音说。


安灼拉觉得自己恍如身处水下。他往上看去,看到朦胧的水面,一种秋日夜空般的银灰色。秋天还没到,他提醒自己,秋天要是选...

【悲惨世界】决斗助手的迅捷剑·尾声(原著时间线,友谊向)

Il y avait dans Courfeyrac un paladin,在古费拉克心里蕴藏着一位圣骑士。

来继续扩展我的原著时间线宇宙和ABC的家族史!依然是全员排列组合快乐友谊向(如果你看到了任何引发遐想的内容请说服自己这真的是友谊向)依然涉及大量私设,大量原著犄角旮旯里的角色打酱油,大量OC以及大量OC和原著角色的感情纠葛。依然,请不要把私设和我们瞎编的内容当作雨果官设或是严肃参考误用(合掌)

全文存稿,放心入坑。

===

尾声


天色微明,从枝叶间现出的苍穹还是紫灰色的。古费拉克只睡了几个小时,就翻身起来,像出席...

【悲惨世界】决斗助手的迅捷剑·第九、十章(原著时间线,友谊向)

Il y avait dans Courfeyrac un paladin,在古费拉克心里蕴藏着一位圣骑士。

来继续扩展我的原著时间线宇宙和ABC的家族史!依然是全员排列组合快乐友谊向(如果你看到了任何引发遐想的内容请说服自己这真的是友谊向)依然涉及大量私设,大量原著犄角旮旯里的角色打酱油,大量OC以及大量OC和原著角色的感情纠葛。依然,请不要把私设和我们瞎编的内容当作雨果官设或是严肃参考误用(合掌)

全文存稿,放心入坑。

===

第九章·夜战


1828年。


“你们这是有多想不开?”古费拉克哀嚎着丢掉练习用的卷头钝剑,打架真的很累,“你们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悲惨世界】决斗助手的迅捷剑·第七、八章(原著时间线,友谊向)

Il y avait dans Courfeyrac un paladin,在古费拉克心里蕴藏着一位圣骑士。

来继续扩展我的原著时间线宇宙和ABC的家族史!依然是全员排列组合快乐友谊向(如果你看到了任何引发遐想的内容请说服自己这真的是友谊向)依然涉及大量私设,大量原著犄角旮旯里的角色打酱油,大量OC以及大量OC和原著角色的感情纠葛。依然,请不要把私设和我们瞎编的内容当作雨果官设或是严肃参考误用(合掌)

全文存稿,放心入坑。

===

第七章·血仇


1828年。


古费拉克送米莉安回家,在路上稍微拖延了一点时间,走出她住的公寓时已经下午了。看来他要是不想错过弗以伊下...

1 / 12

© 蒸汽机心 | Powered by LOFTER